王志文保险网

华宁保代
保险岛钻石顾问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微站

首页>保险资讯>互联网保险沉思录:“专业军团”大败局

互联网保险沉思录:“专业军团”大败局

2019-09-20 16:12:26 分类:保险知识    

  撰文丨木璟

  星辰大海,江湖夜雨。

  离合悲欢,聚散辗转。

  保险江湖从不缺故事。

  五年已过,六年未至。互联网保险专业军团在一场燃情的开局、“死局”和“破局”的圈中生长、挣扎、碰壁、突围,在寻找“破局”的碰撞中头破血流又不死初心。

  2013年,复旦大学,群星璀璨,众安保险的开业仪式集齐了“三马”,开启了专业互联网保险公司的一段传奇。作为专业互联网保险的“先驱者”,众安保险不仅拿下了全球首个网络保险牌照,亦成为首个保险业成功涉足互联网金融的军团。

  2015年亦值得载入史册。这一年,众安实现了盈利小目标,搭建出了自己的场景和业务线,初心爆棚、年轻火热。这一年,泰康在线、易安保险、安心保险接连获批,互联网保险迎来专业军团葱葱郁郁的盛夏。

  11月的武汉大学万林艺术博物馆,泰康CEO陈东升的逐梦之地,传统保险巨头泰康由此开启了自己的专业互联网之路,延续传统保险圈的路径,泰康在线亦成为专业军团中的“特立者”。

  次年1月18日,安心保险登台,提出了实现从营销、渠道、产品乃至运营的全业务链条的互联网化,做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保险公司的宏图大志。

  一个月后,股权氤氲中易安保险也拿到了原保监会的开业批复。

  1

  -Insurance Today-

  “先驱者”,众安过坎

  江湖总在,人事俱非。

  众安保险,是一个时代的神话,毋庸置疑是专业军团的第一样本。

  光环附体、三年上市、巨额亏损、科技底色渐褪、人事震荡。

  众安保险面前,和六岁生日同来的或许还有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

  众安保险首任CEO尹海对公司的定位阐释是:“互联网保险解决方案提供商”,也就说是众安保险将以合作的姿态和各大互联网平台合作,提供在平台或生态体系或产业链各个环节上的互联网金融产品和解决方案。

  开业7个月后,尹海辞任众安保险总经理一职。随后,现任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陈劲上任,经历了众安保险迅速成长的几年和众安保险的“高光时刻”,港交所上市。

  在众安保险递交的上市材料中,众安保险强调如以成立起至2016年底为时间周期,以累计服务客户及已售保单数目计,众安保险排名中国保险公司第一位;以保费计则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保险公司。

  各色殷羡中,众安保费一路飙升,仅5年保费破百亿。从保险的传统视角切入,众安乃近年来唯一在5年内保费规模达到百亿元的新生代财险公司。

  众安的出现,打破了国内财险市场多年来的阶层固化、死水微澜之格局。尤其是在2010年后,财险行业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可以在规模、利润上超越市场、快速吃进市场份额的险企。

  2014年,众安第一个完整经营年度保费即达8亿元。随后五年间保费复合增长率94%,期间行业保费复合增长率8%。2018年保费破百亿元,达112亿,位居行业第十三大财险公司。

  2014年——2017年,保费排名分别是43、31、25和18名。

  快速攀升的保费规模和尚未盈利的市场表现,也带来诸多争议。

  2014年始连续三年实现盈利,上市后的2017年伊始亏损陡然加大,两年合计亏损28亿元。

  2

  -Insurance Today-

  “特立者”,泰康在线顿足

  武汉,北京,大树庇体。

  专业军团的第二样本是泰康在线。

  承袭泰康集团在保险圈的发展路径,泰康在线在专业军团中亦选择了自己的特色之路。泰康CEO陈东升对在线子公司寄于厚望,“泰康在线是第一家中国大型保险企业发起成立的互联网保险公司,泰康在线其实是泰康的创新互联网事业。”互联网战略亦被认为是泰康的三大核心战略之一。

  偏安于北京昌平的一隅,泰康在线有自己的庞大团队和特色的办公场地。

  一周岁时,泰康在线曾披露了一份成绩单:新增用户6000万,保单件数超过3亿。截至11月末,其财产险保费为5.8亿元,已经布局商旅、移动、物流、电商、生活、金融等多个领域业务线。未来主要进军车险、健康险和消费险三个方向。

  紧跟“先驱者”众安保险的步伐,泰康在线亦步亦趋。车险、健康险和碎片化的险种,泰康在线和多家流量巨头的合作中亦显得颇为积极。

  回顾1-4月四家“专业军团”的数据,只有泰康在线维持了117.71%的增速,但是与以往动辄数倍,不可同日而语。和当年横空出世、掀起保险圈阵阵波澜的“求关爱”相比,泰康在线的产品创新渐入尬境。

  梳理泰康在线的策略,仍是以车险和健康险为主。

  “在财产保险生态中,车险是大头,是刚需,对于做大、做强公司有助推效果,是一定要做的。”泰康在线前任CEO王道南曾如此解释做车险的原因。为此,泰康在线还大手笔引进了专业人才、连下“城池”,然未见明显效果。

  沿袭泰康集团的“大健康”核心,泰康在线的健康标签明显,亦符合大老板对之获客的定位。

  2017年2月28日,泰康在线正式对外发布首款互联网健康车险,区别于传统的车险模式,创造性打造“人健康、行健康、车健康”三位一体的车险解决方式,致力于构建互联网健康车险生态圈。

  健康险更是泰康在线的重中之重。近日,泰康在线健康险事业部副总经理龚巧的一个关于互联网健康险未来趋势的演讲透露出了泰康在线在健康险的几个布局要点。

  要点一:对于普适化产品,提高产品服务创新、效率和控费能力是泰康在线挖建壕沟和建立壁垒最核心的布局方向。

  要点二:服务和疗效背书的健康保险的创新。

  背靠大医养和集团的大树,泰康在线亦未能逆风翻盘。2018年年报显示,4家互联网险企的健康险业务全部承保亏损,总额高达4.11亿元。其中泰康在线列于第二位亏损1.1亿元。

  在车险和健康险两个板块,泰康在线仍未实现突围,但背靠大树,确实也是专业军团中最为现世安好的范例了。

  3

  -Insurance Today-

  “摇摆者”,安心困局

  2016年1月18日,是安心保险的初生之日,也是安心的高光时刻。因为随后的一年又一年,安心保险的亮光一点点渐褪。

  彼时,安心保险总裁钟诚意欲在安心保险耕耘一番宏图大业。开业仪式上,他激情澎湃,“安心保险将运用云计算、大数据和移动互联网技术,实现从营销、渠道、产品乃至运营的全业务链条的互联网化,做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保险公司。”

  每个样本都要为自己寻找出特性,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傲立于人群。

  打造国内首家全业务运行在“云”上的保险公司、车险的互联网特色样本、健康险的跟进,一开始,安心保险壮志满满。

  3年后,战略摇摆、监管点名、亏损攀升、高管离职……疾病缠身,安心保险尽显隳颓之色。

  本处于发展的关键当口,安心保险缘何遇坎?细究原因,股东和战略的更迭,车险和健康险的战略摇摆是安心保险折戟的重要原因。

  安心保险此前的策略是主要布局健康险和车险两条业务线,一边意欲和巨头合作打造创新型产品、另一边则积极布局车险业务拉升保费,“两条腿”驱动向前。

  而“两条腿”中,车险明显是安心财险的主要布局方向。一获批车险经营资格的安心保险即首先在北京、广东、深圳三地试点铺开,产品上线、用户体验、自建理赔服务中心。

  安心保险曾计划铺开初具特色和规模的车险发展路径,但创新产品“按天买车险”被叫停之后,车险业务受挫。

  车险业务不断挑战升级,安心保险开始转向健康险。健康险未见起色之后,又有传闻称安心保险又再次盯准车险。

  开业三年,安心保险已发生多次的董事、监事、高管变动。

  今年2月,安心保险拟对车险业务开通的16个区域以外的区域进行经济性裁员。

  安心保险成立至今保费收入增长迅速,但亏损态势有扩大之势。年报数据显示,安心保险2016年净亏损7309.72万元,2017年净亏损2.99亿元,2018年4.95亿元。

  保费增速下滑、亏损幅度不断加大的背后是重重问题——经营模式单一、产品与传统保险雷同、获客成本高企、投诉居高不下。

  安心保险的摇摆之中,互联网保险早已不是充满希冀的蓝海。

  4

  -Insurance Today-

  “失语者”,易安没落

  专业军团中,声量最为微弱的当属易安保险。

  易安保险最恢宏的声音,即开业获批。

  2016年2月6日,易安保险获批开业,随后冉冉似乎未升起。

  易安保险的定位是,“将以互联网保险为特色开展业务经营,充分运用互联网、云计算和大数据技术,实现保险业务和互联网、电子商务的高度融合,发展创新型的保险业务形态”。

  易安也给自己草拟了一个样本的故事,关键词是大数据,特点是股东优势。在易安给自己的170个字的定位中,核心关键词在:“场景、消费、征信、保险、支付、碎片化管理、个性化服务”。

  身系复杂血脉,易安亦算专业军团中的独树一帜。

  大股东银之杰(300085)亦对易安赋予厚望,曾在公告中说,

  公司将充分利用现有的产业布局资源,从个人征信、大数据应用、金融IT等技术资源以及客户渠道等业务资源,支持推动易安保险的业务发展,并努力创造易安保险和公司其他产业布局协同发展的局面,继续推进落实公司互联网金融服务战略发展规划。

  原保监会当年的批复显示,经审查,李军、官帅、付兴亮、唐玉珊、刘奕等9人符合《保险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管理规定》的有关要求,核准李军担任易安保险董事长;核准官帅、付兴亮、唐玉珊担任易安保险董事,核准刘奕、田全鹏、高云出任易安保险监事,核准李民、宋卢亮担任易安保险副总经理。

  易安保险CEO曹海菁曾直言,“虽然是一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但本质依然是金融企业,仍然需要将稳健发展和实现盈利放在首位。”

  别有路径的易安在投资收益上表现颇为亮眼。虽如此,亦在两年盈利之后陷入困境,2018年易安保险亏损1.99亿元。

  业务方面观之,目前四家互联网险企除了易安财险外,均已获得车险牌照,鏖战红海。而易安并非不觊觎车险,只是迟迟未拿到牌照。

  其他业务方面,在2018年年报中,公司保费收入前五位的险种分别是意外伤害险、责任保险、保证保险、家庭财产保险和货运险,和其他中小公司相比并无太大不同。

  

  5

  -Insurance Today-

  溯因:商业模式之殇,伯仁之错

  保费越赚越多,亏损越来越大,四大专业互联网保险公司的发展走入怪圈。它们的商业逻辑究竟何去何从?

  回首六载历史,它们有着怎样的经营逻辑和商业模式?卖了什么样的保险产品,又如何,或者试图怎样提供保险产品和服务?

  作为专业互联网保险公司,最大的优势或者说特点是线上化,即不设分支机构——保险产品的销售、承保、理赔皆Online。

  不设分支机构、没有大量营销员等地推,意味着必须将目光聚焦于空白领域,将产品和服务直接送达用户。

  快速积累的客户,千万级、甚至亿级,大量年轻的80、90后消费者占比,令一度徜徉于场景化、碎片化中,甚至有公司提出“用保险链接一切”的互联网式口号,意图打造多种形式的互联网+保险生态。

  几十元、甚至几元的人均保费令之回到现实,绕不开BtoBtoC,令之与传统财险公司无太多区别,非直通C端,客户还在中介。

  所不同者,无外乎手续费战场从线下走到线上罢了。

  联想阿里、腾讯、百度、京东到美团、滴滴,小米、苏宁、携程、新浪、唯品会……保险中介第三方平台化趋势明显,中国几乎所有拥有较大流量的互联网公司几乎都期望分羹保险业。线上竞争态势恐加一“更”字,那家知名OTA公司手续费仅收保费98%的段子即是这种深深无奈和尴尬。

  最具保费价值的车险领域,严苛的费率管制和监管政策,几乎令之成为轻资产的、没有分支机构的互联网保险公司创新领域的死局。

  即便起于专业互联网保险公司的百万医疗也面临着车险化趋势,蓝海未至,红海已来。这一点遍布亏损的中小财险公司车险、健康险承保亏损表已诉说一切。

  根据《保》的统计,2018年,健康险进入35家财险公司前五大险种序列,其中实现盈利者仅6家,其余超过80%的财险公司皆亏损。

  盈利最高者为老大人保财险,凭借400亿元的意外险及健康险体量实现不足2个亿的承保利润。

  这进一步解释了专业互联网保险公司亏损的原因,与中小保险公司如出一辙。多种因素综合下的渠道为王的大环境中,费用依旧是最主流的竞争手段,互联网保险公司难独善其身。

  6

  -Insurance Today-

  前观:一个时代,已经过去

  生于“互联网+”举国战略下的几乎是全球仅有的以“专业互联网”为标识的保险公司,或许已经完成了其历史使命。

  经营的困境,神话的黯然非伯仁之过,一定程度上环境使然。大风起兮的“互联网+”时代,几家互联网保险公司的出现令行业第一次集体意识到未来与互联网挂钩,这是一次具有普世意义的认知过程。

  联想困扰行业多年的马太效应,专业互联网保险公司的出现一度被行业期待可破局中小保险公司的机构、人力之高成本问题。尤其是互联网巨头和保险巨头的出现,更是令行业充满期待:走出一条新的路,一条真正的互联网保险之路。

  可知原有模式几乎无法继续的行业认知中,互联网保险公司的架构将是大部分中小新型保险公司的选择,少机构、少人力,以新技术提升效率、降低成本。

  2018年底,银保监会发布《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办法(草稿)》的发布,一语“其他保险公司可以变更为专业互联网保险公司”似乎进一步解释了这一切。

  后记

  璀璨群星,照亮整个黑夜。

  历史的演进总是蜿蜒曲折又向前,

  专业军团们一路轰轰隆隆、跌跌撞撞,成为一个时代的浪潮。

  时代、政策的泥土滋养了专业军团们,

  技术、潮流的馈赠燃起了互联网保险的燎原之火,

  然既是星星,就有流星、恒星、未升起之星之分,

  无论哪类,都是永远热血,致死犹真。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保。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相关资讯